陈志武:习近平统治下,中国财富的四个非法流向

0
314

陈志武:习近平统治下,中国财富的四个非法流向

美国耶鲁大学终身教授、著名经济学家、金融学家,现任香港大学香港人文社会研究所所长、港大经管学院金融学讲座教授、郑氏讲席教授(金融学),在国际金融研究领域是一言九鼎的人物。 陈志武教授生于1962年的湖南茶陵,小时候受过饥饿。改革开放后首届应考大学生,从中南大学毕业后赴美国留学并滞留美国,因为创立金融带动经济发展的一整套理论而蜚声中外,影响欧美国家经济决策。

陈志武教授提出过一个振聋发聩的问题: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国家,如果国民经济以平均超过10%的速度连续增长30年,那就不是“翻两番”而是“翻五番”。所创造的天量财富,足以使这个国家的全体人民都过上富足的生活。这应该是毋容置疑的,既符合历史,也符合逻辑。改革开放45年,前35年中国的经济增长就在10%左右翻滚。可是,并没有使大多数中国人富裕起来,这些财富究竟去了哪里?每一个有良知的知识分子都应该思考这个问题。 陈志武先生认真的说:直接观察来看,不外乎四个去向。

第一是官员侵吞。 中国有财政供养的8000万人口,其中45%以上直接就是“官员”,这是世界上数量最大的官僚队伍,财政供养人口相当于世界第四大经济体德国全国人口,官员数相当于韩国全国人口。这些人不事生产,不创造财富,盘踞在食物链的顶层。他们吃饱喝足,从根子上讲老百姓吃的是残羹剩饭。 官员的贪污腐败,从早年的收礼、卖官,到现在发展为批项目,办许可证。一个公共工程,如果造价一个亿,至少有5000万的钱用于疏通渠道。从招投标开始,到各种发包、转包、检查、验收等,流入到了各级官员的腰包。10年前经济学家王小鲁做了一项研究,结论是中国的名义GDP之外,还有将近30%的灰色部分,也就是不合法的、不计入统计的、见不得光的部分,称之为“腐败GDP”。数字巨大,古今中外,闻所未闻,血淋淋的数字,令人发怵 。

第二个去向就是维稳。 这个蹩脚令人害臊的词汇,最具有“中国特色”。在80年代好像还没有出现,90年代开始显露头角,以后越来越频繁地、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党和国家的各种文件之中,相应的费用也是直线上升。山东为控制盲人律师陈光诚,雇用100多人全天候的围追堵截。现在,各地政府在北京截访的公务人员,每到敏感时期,就不低于10万人。大家想一想,在北京地区住着宾馆的10万人,是个什么概念?得花多少钱?还有各省各市、各县、各乡、各村,都有什么“治安员”,加上网络监控、地铁、车站的安检,所使用的海量人员,导致了维稳的经费常年超过军费,达到了10000亿以上,民主国家没有这个词,没有这个事,所以不可想象。 台湾经济体量排名世界第21位,这个数字,相当于台湾财政收入的两倍。中共的理念是,宁可花再多的钱买肉养狗,也不愿意买粮食分发给老百姓。这个逻辑,匪夷所思。

第三个去向就是金钱外交。 令人作呕,令人害臊,令人毛骨悚然。仅仅“一带一路”一个项目,只算政治账,不管经济账,说白了,就是花钱买面子。这个面子10000亿,是不是大手笔?可怕不可怕? 撒金、送款、免债、建工程,凡是外国需要的,中国无一不予满足。慷慨援助非洲、减免多国的债务、重金吸引黑人来华留学、兴办各种国际赛事和会议。打肿脸充胖子,气魄超过了永乐大帝和乾隆皇帝,一届中国政府,就超过美国建国以来从华盛顿到拜登46位总统花费的总和。这些开销,没有一项不是万亿、数万亿级别的。

第四个去向是军备。 80年代初,邓小平是职业军人出身,应该说,对军队是有难以割舍的感情。可是,当他做出世界形势的主流是和平的战略判断之后,就当机立断,亲自主持两次大裁军。江泽民时代,军队中有人偷偷摸摸从乌克兰买来一艘人家当垃圾处理的破航母(恶心不恶心?),曾经受到中央的严厉批评,现在竟然开足马力要和美国进行军备竞赛。难道苏联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吗?中国自以为拥有可以叫板世界老大的经济实力和科技能力。殊不知,这是建立在与各个先进国家良好合作的基础之上的,一旦主要国家与我国脱钩,中国的经济能力和科研水平,不说一夜打回原形,也将大大的倒退。中国既没有海外领地,也不当世界警察,自己的领海,中程导弹就足以覆盖,要航空母舰干什么?而且还一口气造了多艘?要知道,航空母舰是“融金炉”,乌克兰为什么把建成的航空母舰宁愿当废铁而卖掉,难道乌克兰没有国防吗?旁边就是虎视眈眈的俄罗斯。养不起啊!

中国若把这些钱用在民生上,公费医疗早就绰绰有余,绰绰有余,绰绰有余。大把大把的钱花了,效果却无从验证。自我吹嘘的歼20,说是无敌于天下,然而从来不见它执行什么军事任务,连训练的报道都很少,其实自己心里发毛,怕出事故。歇斯底里吹嘘大飞机C 919,一交付使用就故障连连,这样一款40年前的民航飞机,主要部件自己生产不了,在这一点,还有一点点自知之明,抱怨别人“卡脖子”。可以想象,歼20能好到哪里去?用于实战,会是什么结果,真的不敢想象。

以上四个去向当中,第二、第三、第四中的大部分金钱,都流入第一个去向。“千条河,万条江,都要归向大海。”海量财富最大的去向,是各级官员的腰包。最大的受益者就是各种花钱项目的决策人和各级承办人。于是第二、第三、第四个去向之所以如火如荼、方兴未艾,也就很容易解释了。 我是中国人,中国养育了我。我盼望中国好,是灵魂的救赎。可是,我一去国,思归不敢归,最后定居香港,近距离地看着我的祖国。要有多大的能量,才能把国家三四十年高速发展的钱,装在官员口袋,而且还能转移国外,国家咋成这样了呢?

LEAVE A REPLY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